梦远书城
  1. 梦远书城
  2. 其他类型
  3. 大荒邪修
  4. 第10章 离开
设置

第10章 离开(1 / 1)
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眼便是五年!五年时间对凡人来说或许很漫长,但对修士而言,不过弹指一挥间。

残破房屋在天邪的修缮下,虽然看起来还是很破,但比之原来四处漏风、漏雨的破房强太多。

三十二岁的天邪全身都隐于衣物之下,脸戴黑铁面具,闭目持剑立于房前,一股锋锐气势自身而发,笼罩周身数十米范围。

心静、神清、剑稳、势沉!

院门被暴力踹开,修炼中的天邪被打乱心境,周身气势随之消失。在看清楚来人后,天邪收剑,转身走向屋内。

沉浸两仪宫藏法殿五年,天邪对这个世界了解已经非常透彻,心中除了复仇执念,也有了新的追寻的目标,那便是去完成自己那句戏言。

眼前三人天邪认识,因为他们已不是第一次来找自己麻烦了!五年少说来了也有几百回,每次都打断他的修炼,不过天邪懒得跟他们计较。

带头的名叫左世亮,两仪宫外门长老亲传弟子,另外两人是他的狗腿子孙亚东和赵小天,三人修为都在入魔五重。

这三人不过是两仪宫大长老亲传弟子周红刚的狗腿子,在天邪成为玄素泷炉鼎之后,周红刚就经常指使他们来找天邪麻烦。

看了眼随自己走进屋内的三人,天邪没有理会他们,坐在桌前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,随即的看向三人。

“三位又来找我麻烦,不怕你们少宫主怪罪?”

天邪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,他很清楚,这三人不敢拿自己怎么样,就算他们敢出手,她也会出现帮自己解决,所以天邪并不担心。

“小子,你的死期到了,别指望会有人来救你!”

天邪露出一丝邪笑,道: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她今天不会来咯!我可是你们少宫主第一个男人,你们敢杀我吗?”

“小子,你就是运气好,不然,凭你这丑八怪样,根本不配成为少宫主的炉鼎!”

左世亮盯着天邪的黑铁面具,愤怒到了极点,他虽然看不到天邪的表情,但他能猜到天邪此时戏谑嘲讽自己等人的样子。

闻言,天邪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,心中暗道,如此认知,这样的世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

“对你们来说,能成为她的男人是无上荣耀!但对我来说,却是毕生耻辱!我不想跟你们废话,不想死就滚!”

天邪的笑声,让三人不寒而栗!左世亮眼神一冷,取出自己的法宝煞魔刀,径直向着天邪脑门劈去。

天邪见状,不屑一笑,身体如原地消失一般消失在众人眼前,落下的刀刃将方才天邪坐着的椅子劈成碎片!

众人见状皆是一惊,他们虽未见过天邪出手,但他的修为三人都看的出来,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!

待三人反应过来时,天邪已横剑立于门口,邪笑道:“既然你们找死,那便成全你们!”

天邪挥剑横扫,左世亮见状,赶紧立刀格挡,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之声,震的人耳膜生疼,两人受撞击之力飞身后退。

左世亮低头看了眼嗡鸣不已的煞魔刀和开裂的虎口,整条握刀的手臂颤抖不已,顿时心生震惊,天邪表现出来的修为不过极境五重,力量居然如此强横!

一击之下,天邪只退了一步,而左世亮却连退四五步,一旁的仕子和仕平陷入惊恐之中,心中暗道,这他妹的还是极境五重么!

“你是魔、剑、体三修?”

如此恐怖的力量,只有体修才能拥有!而且天邪刚才那一击明显对剑道有很深的造诣,再加上他一身魔气,除此之外,左世亮想不出其他!

天邪没有回答左世亮的问话,挺剑直刺、直捣黄龙!左世亮见状,哪敢大意,直接唤出法宝魔音钟笼罩全身防御。

“咚!”

一声巨大的钟声响起,天邪被巨力弹飞,几行血液顺着手臂滑落,天邪却没有丝毫表情,暗自打量着眼前的紫钟虚影。

见天邪受伤,左世亮狂笑道:“小子,我这魔音钟可是上品法宝,纵使你有再大的力,也破不开!”

“是么!”

天邪不屑一笑,这魔音钟确实够硬,而且在被击打时还会发出扰人心神的魔音,不过就凭这件上品法宝,左世亮还不足以在他剑下活命。

魔音钟的防御天邪确实破不开,但他可以一直攻击魔音钟。以天邪的心境,左世亮催动魔音钟发出的魔音,对他没有任何影响!只要他一直进攻,左世亮最终唯有气绝身亡一条路。

山涧中接连不断的响起一道道魔音,整座山上的鸟兽被魔音干扰,双眼通红、兽性大发的厮杀在一起!

反观三人,左世亮修为心境高于其他两人,又是法宝操控者,如今也已濒临崩溃边缘。另外两人自然是已经着道!此时的他们扭打在一起,用着最原始的方式搏杀。

“天邪,快停手!”

一道声音自身后响起,天邪闻声,心境瞬间被乱,一股血煞之气由身而发,顷刻间便侵染了他的心智!

只见天邪双眼通红,右腿后撤呈弓步,力由脚心而生,经双腿、腰身、双臂、至双手而止,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脚下的巨石地面压的龟裂开来。

左世亮感受到天邪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,满眼恐惧,他完全没想到天邪居然如此厉害,如今只能疯狂催动着魔音钟防御!

话音落下,一声音爆伴随着漫天烟尘,天邪消失在原地,而他刚才所在之地,也在他消失之时迅速下陷,无数巨石碎屑飞射而出!

“不要杀他!”

当天邪再次出现时,已经身处魔音钟虚影近前,不过此时魔音钟虚影前多了一道身影,而天邪这一剑的剑尖正抵在那道身影的玉颈之上。

“为何阻我?”

此时的天邪双眼已恢复通明,若非如此,玄素泷已死在他的剑下!天邪心中暗叹,还是下不去手啊!

“左世亮是长老亲传弟子,你若杀了他,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!”

看了眼三人恐惧的表情,天邪收剑坐回桌前,自顾自喝酒,不再理会他们。他有实力杀掉三人,不过他们并不是天邪的仇人,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惹麻烦。

天邪这一剑的威力,让玄素泷震惊无比,虽然她因听到天邪受人欺负,心急之下,心境动荡受了不小的伤。

但再怎么说也是魔心三重修为,刚才那一瞬间,玄素泷有种感觉,那一剑真若刺过来,她非死即伤。

震惊过后的玄素泷一脸愤怒的看向左世亮,道:“左世亮!回去告诉周红刚,我跟他是不可能的!你若再来找天邪麻烦,就算你是长老亲传弟子,我也会杀了你!”

“少宫主,他根本配不上你,宫主不会答应你跟他在一起的!刚才他说,成为你的男人,是他毕生耻辱!”

闻言,玄素泷露出一丝苦笑,心中莫名一痛!那件事自己也是被逼的,五年了,天邪为何就不能原谅她。

“我说过了,无论他怎么看我,我都不在乎,我只属于他一人!”

将三人呵斥走,玄素泷便急忙回到天邪房间,刚才天邪眼红的样子,她看的清清楚楚,她敢确定,在那一刻,天邪的神志是迷失的。

玄素泷怀疑天邪可能修的是心魔道,如果真是心魔道,她必须阻止天邪继续修炼下去,不然他最终肯定会被心魔控制迷失心智。

刚踏进房门的素泷看到天邪在收拾行李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赶忙跑上前,急问道:“天邪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离开!”

虽然早知道这天迟早会来,但玄素泷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!自从五年前认定天邪,五年来,玄素泷一有时间就会来找天邪,给他送灵石和丹药。

虽然天邪对她从来都是爱答不理,但玄素泷一直把自己当成天邪的道侣,久而久之,这种想法越加根深蒂固!

起初素泷很恨师父逼迫自己,更加恨她给自己找天邪这么一个奇丑无比之人!不过随着五年的接触,她已经深深爱上天邪。

“你非要现在走吗?不能等突破到涅槃之后么?”

天邪手顿了顿,笑道:“不然呢?留在这里继续给你当炉鼎?”

素泷一脸委屈,哭道:“你非要说这么难听么!”

“难听?我说的不是事实?难道我不是抓来给你做炉鼎的?”

听着天邪的话,素泷无法反驳,他说的没错!可这一切又并非她的本意,全都是自己的师父安排的。

收拾好东西,背上行囊,天邪取下手上的铁骨戒,递到玄素泷面前。看着满脸泪痕,伤心的玄素泷,天邪叹了口气。

“这些年多谢你照顾我,他日再临两仪宫之时,只斩祸首!从今往后,你我再无瓜葛!”

如今听到天邪要离开,还要跟自己断绝关系,玄素泷心痛不已!她本以为,时间长了,天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意,最终选择留下来,现在看来,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幻想。

“这是我送给你的,不会再收回!我说过,无论你怎么看我,我都不在乎,我只属于你!既然你要离开,我送你!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